白斬雞.jpg

文、圖/徐正毅

母親的娘家在三峽,是間有著竹叢圍繞的三合院,外公住在正廳,而三位舅舅住在兩側。

農曆正月初六是三峽清水祖師廟祭辰,三位舅舅忙著拿手的餐飲絕活,讓我們享受一頓豐盛的午餐,其中最讓我始終難忘的味道是,白斬雞沾上自家釀造醬油的味道。不同的是,大舅家中的白斬雞切得很大塊,自家釀造的醬油偏鹹但充滿豆香。二舅家的白斬雞皮很脆,肉很嫩,大概是閹雞吧?醬油有些甜味。

三舅家的白斬雞個頭兒較小,精瘦有著雞肉的香,沾上自製鹹甜適中充滿豆香的醬油,是我最喜歡吃的白斬雞。至今已過數十寒暑,我尋尋覓覓地尋遍四處尚無法再嚐到那麼好吃的白斬雞。

舅舅們忠厚老實,而嬸嬸皆為勤奮的農婦,兒女又多,日子過得很辛苦,為了我們一年一度的拜訪,竭盡所能的招待我們。如今三峽的三合院和田地在都市重劃後,變成建地因而致富。

有回讀到一篇名家介紹賣白斬雞的農莊餐廳,全家特別前去用餐,當車在停車場停妥,看到一籮籮的雞擠在籠子裡,在烈日下曝曬,心中十分不忍。在餐桌上拿起醬油聞了一聞,知其是化學速成的醬油,一餐下來勉強吃了塊沾著化學速成醬油的白斬雞,真是食不下嚥。

這家餐廳的主人也粗心了些,他應善待這些雞隻,雖然牠們將被宰殺成為食物了。在烈日曝曬的雞一定十分煩躁,肌肉充滿乳酸,這樣帶酸的白斬雞能吃嗎?

轉載自《大紀元時報》http://www.epochtimes.com/b5/


創作者介紹

廚娘香Q秀

廚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